我是个罪孽深重的人

我是个罪孽深重的人,为什么这么说呢,我来讲个故事吧,有耐心可慢慢看完。

儿时的记忆里,田野里到处都是青蛙,青蛙多到你无法想像,走在田埂上,就有一群群的青蛙被你的脚步惊吓匆忙往水里跳,黑压压的一片,大的,小的,胖的,瘦的,还有各式各样,不同花纹的品种。甚至在乡村小路上,在自家的院子里,也能经常看到很多青蛙。

每到夏季的黄昏,田野里蛙鸣声一片一片的,超级好听,村里的孩童们,成群结队的去钓青蛙。那时我根本不懂如何钓青蛙,后来跟小伙伴去钓过一次,看了马上就会了,极奇简单。就是拿根小竹子绑上绳子,再在绳子的另一头绑上一条小青蛙的腿,然后就操控着竹子,吊起小青蛙腿,一蹦一跳的,在青蛙前眼模拟虫子跳动的样子,青蛙以为是小虫子就过来吃了,吃的那一瞬间就把青蛙钓起来,再顺手用袋子接住了。

相信很多在农村长大的80后都钓过青蛙吧,我们钓回来的青蛙用来干嘛呢?就是拿来喂鸡喂鸭,鸡鸭整天能吃到荤腥长得也自然彪悍,肥噜噜的。

夏天的傍晚,钓青蛙的队伍也成了一道风景线,白天大家都忙着干农活,傍晚来钓青蛙就当放松休闲了。有时候我们还比赛看谁钓得多,有时候还为了争夺地盘吵上几句。钓一两个小时,天黑就回家了,我钓得少些,几两或是半斤,其他伙伴都是几斤几斤,或许也因为我是新手吧。

村里也有人收青蛙的,我大哥也收过,他和我说:你要是钓得多拿来卖给我,我按市价1.2一斤给你。当时大哥养着水蛇,还有塘角鱼,七星鱼等等,他把收来的青蛙剁碎了喂鱼或是喂蛇。

后来的几次我把钓到的青蛙都卖给大哥了,拿到大哥给的钱,我高兴得合不上嘴,那是我第一次有赚钱的感觉,可以自己去买好吃的了,虽然不多,只有几毛钱,可那是自己赚的,甚是开心。家里养的鸡没得喂了,有天老妈还问我,你钓得的青蛙怎么没拿来喂鸡呢?我说拿去卖了,老妈笑我说:哟,懂得赚钱了哦?

有一年下了很多暴雨,田里的庄稼地都被淹没了,白茫茫的一片,只有几处高地露在外面。那天我正好没事做想赚点零花钱,就自己一个人出发去钓青蛙了。我来到大伯家和四叔家的池塘岸上钓,这里种有很多芦苇,长得挺好,而且这片田地,这里是唯一的高地,所以附近的青蛙都跑到池塘岸边上来了。

真的是一群一群的,密密麻麻,那天我真是过足了手瘾,钓到不想钓了,一只接着一只的青蛙往我袋子里装,装到袋子沉甸甸时,我拿得的手累了就回来了。大哥接过青蛙一上称,有两斤多呢,我拿着卖青蛙得到的钱,高兴死了,走走路都是带风的。

晚上,我买了很多零食,跟阿八,阿十,我们三个人分着吃,好开心呀。那是我这辈子钓得最多的一次,也是钓的最后一次。

为什么是最后一次呢?因为那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恶梦。梦见有无数只青蛙向我跳来,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有,无论我走向何地,面向何方,青蛙不断的往我身上跳,我吓得惊醒过来,想再次入睡,仍然睡不着,脑子里全是青蛙的影子,只要我闭上眼睛,眼前就是密密麻麻的青蛙。

我害怕了,拍拍阿八阿十,想让他们陪我聊天,可是他们睡得像死猪一样。我心想完了,一定是我今天钓得太多了,它们都来找我寻仇了,我怎么能那么残忍?要把它们钓回来?我开始懊悔,然后我在心里默默念着, 青蛙们,你放过我吧,我以后再也不钓你们了。

就这样在心里念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我真的睡着了。

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,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钓过青蛙,无论青蛙市价如何高,我也不能为了钱去钓青蛙,我已经受过一次惩罚,我不想再犯错误了。

我也没再吃过青蛙,父辈们偶尔在田里抓到大只的青蛙回来,用黄豆伴炒着焖着吃,而我也只敢挑黄豆吃,不敢再吃青蛙。我知道我没有能力说服他们,所以我能做到的只能是这样,不吃,不钓,不杀,不买卖。

再后来上学后,老师跟我们讲到,青蛙是益虫,专门吃害虫的,保护农作物的。这让我更加深刻明白,青蛙更不能再钓了,还应该加以保护才对。

如今的田野里已经很少能看到青蛙了,田埂上也没有了,如果不用心寻找,真的很难见到一只,夏季的夜晚,虽然仍然能听到蛙鸣声,但是明显比以前少了。

以前的我太无知,还以钓得青蛙多为荣,抓到青蛙大为荣,我真是不知廉耻,罪孽深重啊。

故事到此原本结束,虽然我不再钓青蛙,不再吃青蛙,可现在,我在某些人眼里,仍然是个罪孽深重的人,请继续往下看吧。


去年跟五叔学会钓鱼之后,我们就经常去钓鱼,一个暑假,我们都在忙着钓鱼,早上去,晚上去。过完暑假之后,我仍然迷恋着钓鱼,周末一有空就去,有时候自己去,有时候跟同伴们去,总之,不是在钓鱼,就是在钓鱼的路上。

为此,我的朋友圈也经常发布一些钓鱼的信息。

看到我朋友圈这样,没日没夜的钓鱼,有的人就看不惯了,上来就怼我:你不用上班的吗?你不用做事的吗?你没别的事可干了吗?你少一天不钓鱼就会死吗?你想过鱼儿们的感受吗?你能明白鱼被勾中时的疼痛吗?你能明白鱼被你吊上来就意味着死亡吗?你知道你这样做是罪孽深重吗?你就不能有点爱心心疼一下鱼吗?等等……

微信加的人多了,什么样的人都有,我也能理解,我一点也不意外,说的这些,我都承认,但唯独一点,说我不心疼鱼,不爱鱼,这我就不承认了。

一个钓鱼人,比不钓鱼的人更心疼鱼,更爱鱼。我们很珍惜着大自然给予的馈赠,我们也希望江河里到处都是鱼,所以钓到小鱼时一般都是随手放了,钓到特别大的鱼时,也会放生。在抖音上经常刷到那些大师钓到几十上百斤的鱼,都是拍完照之后就放生了。

所以你说我们没有爱心吗?也有,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。很讨厌那些人,不管钓到什么,动不动就叫人家放生的,网上流行着一句话:别人钓到鱼,我就叫他放生,我钓到鱼,我就放姜。

经常也会钓到一些清道夫,钓鱼人是最讨厌钓到这个的,因为清道夫就是那些爱心泛滥的人随意放生导致的,江河里只要有清道夫,鱼就变少了,因为这玩意是专吃鱼卵的,所以我们极其讨厌清道夫,只要钓上清道夫,我都会扔在岸边上,还会踏上几脚,一定要让它死,不然掉河里,它又活过来了。

钓鱼的人都罪孽深重吗?可是相比那些电鱼,网鱼的人,我们好得多了吧?他们才是真正的罪孽深重啊,电鱼大小统杀,绝网户的大小统吃。而我们只是一根竿子娱乐半天,还不一定能钓到鱼。

说我们钓鱼人是罪孽深重的人,这就有点道德绑架了吧,如同你不吃猪肉,就不让人家杀猪一样。记得在深圳上班时,我们的同事亚兰,她是云南的,我们听说云南有个少数民族是不吃猪肉的,有一天我们就调侃她:“听说你们云南人不吃猪肉,你吃吗?”亚兰说:“当然吃啊,只有少部份不吃而已,每个地方的风俗不一样嘛,不能道理绑架。”

我的老同学苏根,十几年前他是不吃牛肉的,说牛那么辛苦, 打死也不能吃它肉,有一天,我们就故意不告诉他,买回来一堆零食,有牛肉干,猪肉干,辣条等等,我们一起吃得津津有味。吃完之后,我和国卫说:“苏根,你不是说不吃牛肉吗?刚才吃的就是牛肉啊,还是你吃最多呢,怎么办?”

苏根大骂我们骗子,忽悠他吃了牛肉。可从那次之后,他就喜欢上吃牛肉了,原来牛肉还能这么好吃?烧烤时他才烤得三分熟就吃了,说这样才新鲜,我们都是烤十分熟才敢吃。

说我钓鱼是杀生,是罪孽,那这样说的话,过年时杀的鸡,鸭,鹅,猪牛羊,这些人不是更加罪孽深重吗?

当年的玉林狗肉节,爱狗人士闹得闹得沸沸扬扬,最后还是阻止不了举办狗肉节。这是人家几百上千年的传承,岂是你能阻止的呢?况且人家杀的也都是自己养的肉狗,并不是那种宠物狗,有什么不可以的呢?在我们眼里这就跟养的猪一样,就是用来杀给人吃的。

如果说杀生的人都是罪孽深重,那吃素的人不也一样吗?难道植物就没有生命了吗?所以呀,就越扯越远了,一切都是有生命的,你不吃, 不代表别人不吃,你认为的罪孽深重,别人认为是习以为常,不要随意的用道德绑架别人,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。

我钓鱼,我养鱼,我杀鱼,我吃鱼,可我也一样爱鱼呀。

不是吗?

我是个罪孽深重的人
养鱼
版权声明:maktub 发表于 2021年5月21日 上午10:23。
转载请注明:我是个罪孽深重的人 | 192LINK网址导航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